秀灵大里乡

来源:海南日报  发布时间:2016年11月15日

大里乡是陵水最偏僻的一个山村。但也得益于她的偏僻,才保护了这片净土,成为当下稀有的桃花源。近日,我约了好几位朋友,再次穿行大里的山水,领略其间诗韵。

        大里乡是陵水最偏僻的一个山村。但也得益于她的偏僻,才保护了这片净土,成为当下稀有的桃花源。近日,我约了好几位朋友,再次穿行大里的山水,领略其间诗韵。  

        大里乡在小妹湖的上游,吊罗山的北麓,是这方山水养育了大里的人畜性命和田园庄稼。初秋的一个早晨,当霞光洒满碧波荡漾的小妹湖时,我们开始从水路向大里乡泛舟而上。湖水的走向似一条条清丽的飘带,悬挂在巉岩壁立,万仞摩天的山坳间,盘桓于峻岭崇山之中,迤逦于奇峰峡谷之下。近一亿立方米的湖水像一面铮亮的明镜,凝碧晶莹。柔和的阳光把湖水染得斑驳陆离,微风吹拂,湖面泛起一圈圈涟漪,拖起无数条光带。我们在碧水一般的画廊间穿行,犹如进入了一个梦境。

  

        青碧无痕的湖水一波接一波,一层逐一层,习习湖风吹拂在脸面上,倍感清凉,我一边凝神眺望两岸点点繁花,葳蕤草木,一边细心悉听如脉管似的泉水注入湖中的叮咚声,如月下吹箫般的流水声绕着一个个小岛。一个个小岛又似大珠小珠般地点缀在小妹湖这巨大的玉盘中,犹如碧玉翡翠梦幻般地纵横着、耸峙着,聚散有趣。朵朵白云,座座翠峰在岛峙深色的倒影间飘然穿梭,鱼儿在水中翩翩起舞,鸟儿在湖面上盘旋歌唱。这时我似乎听到山说山是锦,水说水是银,鱼说鱼最鲜,鸟说鸟最美……大自然在窃窃私语,我情不自禁地轻声吟起了李白的《清溪行》:“清溪清我心,水色如诸水,人行明镜中,鸟度屏风里”的诗句来。李白的诗真的还能引来百鸟和鸣呢,我们的小舟沿着岸边缓缓划行,不时还听到山鸡扑翅“嗄—嗄—嗄”的叫声,越听山似乎越静,越听水也仿佛愈深。

  

        湖畔,奇树傲岸挺拔,翠竹剑戟横空,林木龙干虬枝,蓊蓊郁郁,喷射出一种亘古常绿的青春活力,在层层叠叠的翠嶂青峰下开着各种颜色的花朵,在湖风的吹拂下一张一合,扇动着妖艳的翅膀,摇曳着细密的生命纹理,竞相在绿草丛中闪出绚丽的彩点,在植物王国里参与生命的轮回和四季的更迭。

  

传说中的小妹湖是在远古时代,玉帝的几位女儿因爱慕此湖,常常在细雨霏霏时刻着绸裹纱降凡洗澡,小妹湖因此而得名。如今,生活在大里乡的黎族少女也常常光顾仙女们先前享受过的浴湖。虽说是入秋了山区已有几分寒意,但姑娘们仍常来洗澡。

  

 

  

        傍晚,下过一场秋雨的青山一碧如洗,我们沿着湖边行走在大里的乡间小道上,大片大片的林木浓阴匝地,微风吹过,光景斑驳。小妺湖里,风行水上,推开一层层柔软的波纹,荡涤起一圈圈涟漪,时有鱼虾跃出水面,这流水举起的不仅是波涛,还有山峰四季田园牧歌。两岸一片片梯田,沉甸甸的金色稻穗把腊黄的稻杆压得摇摇欲坠。三五成群的村民满怀喜悦,挥镰收割丰收的果实。晚霞中挑水的少妇、村姑红着脸向我们走来,黄昏中回栏的牛群摆动着木铎声,似弹奏着悠扬的乐曲,还有那卿卿的虫鸣声,此起彼伏,遥相呼应,侧耳倾听,这无比奇妙的音响不知道蕴含着多少生命的密码,是大自然的诡秘所在,深沉不可测。